“快的”下调补贴打车大战或熄火
分类:焦点关注 文章来源:新京报

  新京报讯 (记者刘夏)马云在“来往”上替老人抱怨打不到车后,快的打车和支付宝于昨天宣布,将乘客的补贴从13元调整为10元。“打车之战”或将真正迎来“熄火”。

  嘀嘀补贴为12-20元

  快的打车最新补贴政策显示:从3月4日零点开始,乘客的补贴调整为10元。司机端补贴则分为内置支付和扫码支付两种不同情况,每单最低补贴5元。

  快的打车和支付宝钱包昨天在致用户的一封信中对此解释称,打车大战引发了新的社会问题,很多不会用手机打车的老人打不到车了。

  快的打车和支付宝将作出这一决定的原因拉升到“社会责任”的高度。“尽管市场竞争天经地义,但竞争应该是为了解决社会问题而不是损伤用户的利益,”信中称,“我们决定为了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而将这样的竞争暂放一边,相信这与主管部门的诉求也是充分一致的。”

  快的不是最先想要结束这一“烧钱”游戏的。在2月10日,嘀嘀打车曾首先表示开启第二轮营销,并把补贴金额从每单10元降至5元。不过在当时,快的打车非但没有顺势跟进,反而发布声明称,“快的打车补贴活动仍继续”。

  之后战火燃烧,嘀嘀打车的奖励由5元重回10元。快的打车和支付宝宣布:永远比同行多一块。双方又各自进行一轮金额“加码”,直至昨天,快的把补贴从13元降至10元。

  对于快的补贴下调的动作,嘀嘀打车仅表示,补贴目前无变化。即仍然维持每单补贴12-20元的区间。

  马云称遭父母责备

  作为这场打车大战的发起者,马云日前在来往上建议打车软件们坐下来喝茶,说打车软件伤害了老人和孩子的利益。分析认为,这正是支付宝和快的为补贴下调做出的一番铺垫。

  “我妈和我说她在路上打出租车,很久没有车停下来。她说他们这年龄的人不会用手机打车软件,不仅不能享受到‘竞争红利优惠’,连起码的打车服务也没有了。我父亲说要不是我公司参与这个竞争以及看到很多年轻人喜欢,他早骂上门来了。”马云说。

  马云还表示,市场竞争的原则是要让市场受惠,让用户受益。不怕烧钱,更不怕竞争,但最怕伤害用户的利益,特别是老人和孩子的利益。

  在上述“打车软件损害老人孩子”的言论传播开来后,嘀嘀打车也发出声明。其回应称,一直关注让所有人享受平等的服务权利。还在乘客端加入了“一键叫车”功能,方便老人和孩子使用。

  支付宝和快的在昨天表示,3月5日起在北京试点老年人免费打车的公益活动,试点顺利后将在其他城市进行推广。嘀嘀打车称,技术人员正在抓紧研发新的功能,让老人和孩子都能更方便简单直观地使用打车软件。

  ■ 犀利点评

  网友:马云开打“温情牌”

  快的和支付宝日前宣称,将在北京试点包下5辆车,安装一部400电话,50岁以上的老人有出行需求可以免费接送。对此,新月出租车公司司机付师傅说,老年人是特殊群体,如果有这个政策,自己会第一批加入。不过,首汽友联出租车公司司机王燕却表示,对老年人打车政策有顾虑。她认为,出发点很好,但执行有难度。“如何界定50岁年龄问题?”

  网友对此也观点不一,有网友支持这一行为,认为态度和出发点是好的。但有网友表示,马云开始打温情牌,“包5辆车试点,这广告费花得太值得了”、“又在长江里打了一个鸡蛋,从此全国人民都喝上了蛋花汤”。还有网友反对将50岁划为“老年人”范畴,认为这对50岁的人是种伤害。(李媛)

  ■ 专家说

  “推广移动支付效果已达到”

  说好的“永远多1元”,快的怎么突然调价向下了呢?

  “不要相信任何一个商业公司说过的话。”IT评论人洪波称。

  洪波向记者分析称,最初有调价姿态的是腾讯,没料到快的没有跟进,反而继续推动。“腾讯一看对方要扛到底,当然不能示弱。”于是有了两方叫板抬价的局面。

  不过在后来,双方的竞争已经进入非理性。“打车软件更多只是在一线和部分二线城市有效果,三线城市并没有这个对应市场。推广移动支付所能够达到的效果,已经达到了。双方都不得益,只是在疯狂砸钱。”洪波分析称。

  他还认为,由于背后都有巨头支持,不太可能出现一家公司打死另一家的局面。

  大家有目共睹的一个事实是:由于竞争加剧,打车市场已经显得不太正常了。司机挑活、玩猫腻、跟乘客合伙骗钱。最近的政策压力也比较大。

  “估计腾讯这次也不大会选择逆流而上。最终支撑的公司会承受来自很多方面的压力。”洪波说。(刘夏)

  ■ 司机说

  补贴少了 短程乘客将变少

  新月出租车公司司机付师傅说,补贴降低了,那些短程打车的可坐可不坐的乘客就少了,这是好事儿。“比如从地铁到家的人,原本打一个车是14块,快的补13块,他自己只要掏1块钱,现在补贴少了,人家可能就不会选择打车了”。付师傅说,北京的出租车资源本来就少,补贴降低,可坐可不坐的人被“排挤”掉,资源自然就能留给真正需要车的人。

  首汽友联出租车公司司机王燕认为,补贴的调整对司机影响不大,司机们都很明白,奖励都是暂时的,未来对乘客和司机的补贴可能都会逐步降低。“但目前只要对乘客还有补贴,估计依然是价高者得用户,每个用户基本都安了两个软件,哪个补贴高,哪个的用户自然就多一些”。(李媛)

  ■ 乘客说

  补贴降低后该“拼”服务

  经常打车的北京王女士说,照现在的行情,打车软件给乘客的补贴可能会持续下调,如果调低到5元以下,短途就不会用软件叫车了,“而且现在用软件打车的人越来越多,叫车软件的服务体验越来越差,经常叫不到车,或者付不了款,如果今后补贴越来越少,不会特别倾向于软件叫车,”王女士说。

  消费者王先生说,他还会继续用,因为叫车方便,已经形成习惯了。

  “现在叫车无非几种方式,电话、打车软件、路上摆手,三种方式里面,打车软件是最人性化的,方便快捷又不用在马路上等,只要不倒贴钱,我还会继续用,况且现在还有补贴”。

  王先生说,当补贴越来越低,快的和嘀嘀要拼的就不再是谁有钱,而是谁的服务好,比如叫车反应快,地址指向准确,付款不会延迟等,目前两家的服务做得都不是很好。(李媛)

  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补贴大事记

  1月10日 嘀嘀打车软件在32个城市开通微信支付,使用微信支付,乘客车费立减10元、司机立奖10元。

  1月20日 “快的打车”和支付宝宣布,乘客车费返现10元,司机奖励10元。

  1月21日 快的和支付宝再次提升力度,司机奖励增至15元。

  2月10日 嘀嘀打车宣布对乘客补贴降至5元。

  2月10日 快的打车表示奖励不变,乘客每单仍可得到10元奖励。

  2月17日 嘀嘀打车宣布,乘客奖10元,每天3次;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杭州的司机每单奖10元,每天10单,其他城市的司机每天前5单每单奖5元,后5单每单奖10元。

  新乘客首单立减15元,新司机首单立奖50元。

  2月17日 支付宝和快的也宣布,乘客每单立减11元。

  北京司机每天奖10单,高峰期每单奖11元(每天5笔),非高峰期每单奖5元(每天5笔);上海、杭州、广州、深圳每天奖10单。

  2月18日 嘀嘀打车开启“游戏补贴”模式:使用嘀嘀打车并且微信支付每次能随机获得12至20元不等的补贴,每天3次。

  2月18日 快的打车表示每单最少给乘客减免13元,每天2次。

  3月3日 快的打车表示,乘客补贴降至10元,每天2单。司机补贴5元,每天10单。

  (原标题:“快的”下调补贴打车大战或熄火)